《春叹》

春来多烦恼,多得没法聊。

憋在心里边,泪落知多少。

  刚过去的那个冬季里,所有波城的痴男怨女都在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舞台上,成了主角,每个人都在阐述着不同版本的美丽的雪的故事。那飘洒一地的洁白的花魂里, 蕴含着无数秩龄少时朦胧而缥缈的希翼,青涩岁月迷离而执著的悸动。那纷扬的雪花,飘出了飞扬的青春,无奈的中年。那些个大雪封门的日子,造就了成批吟风咏月的诗人,笔下生花的作家。而各种翰林子墨的雅群,也应景的飞速发展。自然,不能不提的是,窗外雪花大如席,各家尽知各家菜。感谢现代科技,让各路厨神厨娘的独门绝技, 如那飘洒的飞絮,同一时间,传到了千门万户。用小学语文老师的话来说啊:我们过了一个繁忙而有意义的冬天!


-图片取自网络


  世上所有美丽的瞬间绽放时虽然有极致的绚烂,但也都不长久。就像今冬波城的世纪大雪,在各路人马“浪漫、温柔、纯洁..”  等不绝的赞叹声中,挥一挥没有的衣袖,心无牵挂地淡然飘去了。而春天随即袅娜而至。

-图片取自网络

  当春光春风轻叩窗扉心扉的日子来临,还没等我来得及感受孟公的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中不尽的景情韵致,屋里盛开的鲜花, 已悄然地将我的花粉过敏提早请来了。素馨(小茉莉)开花时的馨香,与他人也许是抚慰心田的雅苑;与我, 却是折磨我鼻堵咽塞的始作俑者。还有窗台上那盘当初附庸风雅的杜鹃,三月准时盛开。花蕾中浓郁的花粉,常常使我呼吸道的先头部队,挡不住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这些日子里,经常是一边揪鼻子,一边磨刀霍霍,就等着院子里的雪融,赶紧着将它活埋了。

-图片取自网络

  原来秋冬季节最享受的时刻,是在将明未明的清晨,驾车在青灰色的晓雾里,任无人的街道,成为我一个人的舞台;伴着悠悠的旋律,沉醉于宁静中的温柔。让我格外不舍的,是车外朦胧光色中静静流淌着的浪漫;还有车内昏暗静默中那无喜无悲的恬淡。 愣是悲伤的G 调, 落到心弦,在那刻衍生的,也是及至的美。但这样的时光不知何时起成了一份奢侈的记忆。同样的时间,迎头的却是半挂的太阳、刺目的霞光。那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一介凡夫俗子,每天仰望得先是辛苦,然后讨厌,现在就剩怨天尤人了。原本如诗入画的晨光,我却与同是无涯沦落的上班大军相聚在拥挤的车道,左闪右避,屏气敛息。一早朝东开一小时到公司,头晕眼花,身疲心累。唉,用好友白????的话来讲,都是缺钱闹的。等哪天有钱了,我立马把请辞信拍在老板的桌上,萨哟那拉!然后右手牵德牧,左手抱波丝,坐看春夏秋冬,静赏日升日落。过上共产主义社会的幸福生活。

-图片取自网络

  其实这段日子里最让我揪心的事是同事W 罹患癌症。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短时间内,从盛开走向凋零;想到不知哪天,我的好朋友会突然地离去,再见无望,除了感慨命运无常,福祸难测,灵魂深处的那抹无措和惊慌,常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以即使窗外春光明媚,诗意盎然,我也没有办法用一种怡然的心情,如往年那样,吟一些关于风光流年的诗句了!

  俗话说,距离产生美。世上的一切,如果看得太真太切, 感受得太深太浓,一切便会失去魅力。恰如古人所云:“久居之处无美景”、“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所以我明白我身边的人都看不到我的侠肝义胆,心灵手巧的内在美。为了认真的体会一次久违的被赞美时飘飘然的感觉,我在自己的博里秀自己的手工,从设计到缝制都亲力亲为的窗帘。本来以为至少有75%的评论是夸奖俺慧心巧思的,NND, 结果等来了一半的泥砖,砸得俺灰头土脸。什么“土”啦,“老奶奶的品味”啦,还极其外行的把俺的得意之作VICTORIAN VALANCES 说成是 “盖头,帽子”。什么水中望月,雾里看花的距离效应,从我的切身经验证明,那全是脱离实际的瞎扯。这不,俺在博里心灵受创,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却在威信的好友圈里得以慰籍和平反。近距离的好友们纷纷表示俺的设计“温馨,大方,田园风,古典派”。俺当时就感动得仰天长叹,只有知根知底的姐妹,才能领略到俺做的窗帘的整体美啊!不过,俺回头一咂吧,怎么觉得前者和后者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处啊!

 

  林林总总,各色各样,诸多不顺。总之我这个早春过得极其郁闷,还无处倾诉。于是想到圣经告诉我们,丈夫是家中的头,起引导者的作用。电话通时,领导的声调听起来情绪很好。“有事?”这人向来寡言少语。 “俺今天心情又不好了,介果那果,介果那果…” 俺劈头盖脸,一阵机关枪。领导沉默装酷。 “喂,你还在线吗?”俺憋不住了。“我也心情不好。”领导的反应不合常规。那人除了偶而抱怨工作压力大,没见有其它情绪, 和木头差不多。“你也郁闷啊?”俺有点幸灾乐祸。“我犯了个错误”。领导的声调听起来不像心情不爽啊?“我当初怎么那么傻,娶了个这样的老婆呢?尽干些没经济效益的事。还整天闹情绪。唉!”领导讲完快速地下了线,不让俺有说话的机会。俺这个气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