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融让不让梨的teenager/老妈版

“Mom,你的座位没有我的好!难道你想让我把我的好座位调到你的差位子旁边吗?!”

说这话的是18岁的阿莱。我们正在纽约机场的登机口,等待回休斯敦。我们刚刚拿到登机牌,发现我俩的位子差很远。 他名字下面,位子挨着商务舱后面,前面没有别的座位,能伸直腿,舒服得多;我的名字,却给分配到很后面,被挤在两个座位的中间,不挨过道也不挨窗口。

但是在打印登机牌时,我俩都看到了,阿莱的好座位旁边,其实还有个空位。去纽约的路上,我俩的位子也扯开,但我们请人换位子,得以坐在一起;这次呢,因为两个位子悬殊,阿莱认为不可能差位换好位。他当然不肯仅仅为了和他妈坐在一起,就牺牲好位子。

阿莱没有想到的是:既然没人肯跟我们换位子,那么更舒适的地方就应该让给他妈坐;年轻人应该去坐条件差些的。这是常理。他更没想到的,是也许可以为我也搞到一个好位子。但是18岁的半大孩子阿莱却没有反应过来。我心里指望他能自己悟出来,但不愿意太直白地告诉他,觉得应该有第三者点明他,效果更好。

既然他没想到,我也没有办法马上点明,于是我觉得至少试试另一个方面。这个方面虽然和孝道及风度无关,至少是可以学点在社会上的灵活性。

我提示他:“喂,记得刚才在电脑上,你旁边的位子还是空的吗?” 阿莱:“是啊。但是你得加钱买那个位子啊!” 我:“阿莱,你看,登机口的地勤已经上岗了。我要你去办个事。你过去跟她讲:你的妈妈的位子被分配到离你很远;如果你旁边的位子没有人买,可不可以把你妈的位子调到你旁边。记住啊,就算她说不可以,我们什么都没损失,但我们去试过了;如果不去试,就一点机会都没有。”

以前这些事情当然是我去处理。这次我告诉他,我要他自己学着处理事情,学着想想万事都有别的可能,想事情要全面。

阿莱点头走过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拿着手里的新的登机牌:“I got it!"事情办好了,很顺利。

我告诉他:“Everything is possible. When the door seems to be closed, you may see a window staying open; or even another door right there opening if you would take another look. 反正不要轻易放弃,去做,去试,总有机会;什么都不做,什么都得不到。”

他倒是点了点头。估计心里还有换票胜利的得意感。

事实上,这次在纽约,我放手让他去做事。找路,找地方,联系到机场的穿梭车。。。唉,娃儿要离家了,当妈的怎么也不放心啊,总得从细节上再教教。。。

到休斯敦落地,我们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才跟他讲,有好事要让着老人和女人。。。 呵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