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林摘葩】美国大选之‘愿赌服输’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4:48 Vangelis-ConquestOfParadise 来自秋爽斋

 

愿赌服输

作者:小状师张

 

这是美国民主最失败的一天,一个『满心仇恨、种族主义、男权至上、无能好战、口无遮拦、缺乏耐心的跳梁小丑』,被美国人自己用选票送进了白宫。

 

这是美国民主最成功的一天,一个『满心仇恨、种族主义、男权至上、无能好战、口无遮拦、缺乏耐心的跳梁小丑』,被美国人自己用选票送进了白宫,但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家媒体任何一个人出来,质疑选举的公开、有效、合法。

 

(更新:看到加州游行的新闻,感叹昨天敢蔑视民主的,今天就敢践踏法治。希拉里和奥巴马放下两分歧,都向川普致了祝贺,在我看来是忠实履行了自己的宪法职责,知道宪法第二条自昨晚起赋予川普的法定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更知道什么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宪法万古流。就是要豪迈,就是要愿赌服输。)

 

可怎么输到了这一步?

 

室友的票提前投给了希拉里。他所在的投票州,著名的摇摆州之一,八十八个郡,除七个城市片区,川普赢了剩余的八十一个。农村包围城市,闷声夺取政权。全国上下红成一片。

 

一个作为笑话参选的候选人,带领一个保守右翼政,在各项社会议程中都选择了不得人心的那一面,却赢得了史上最大的全盘胜利,同时赢得参议院多数,赢得众议院多数,赢得州长的至少三分之二,赢得州议会的至少三分之二。还正逢最高法老的老,缺的缺。立法、行政、司法,全部拿下。

 

我支持同性婚姻,支持控抢,支持堕胎,对更宽松的移民政策中立,对非法移民问题中立。几个月前在网上测和哪位候选人的政治倾向契合度最高,希拉里80%+,川普不到15%。

 

我当然希望你们赢。可你们为什么输到了这一步?为什么这个国家的每一个除了福克斯之外的电视台做过的每一个民调,错了整整六个月?错得何止是几个百分点?最著名的预测网站五三八,大选前判断川普的选举人票数,比最后他的得票,差了所有摇摆州选票之和,宾州、佛州、密歇根、威斯康辛,北卡,民调时都泛蓝,一开票就翻红,为什么?

 

因为我这样一个本来站在你们这一边的人,我不敢同你们讲一句真话。

 

我甚至都不说我支持川普,我本来也不支持川普,我只是说,他在概率上有可能会赢。你们问我:What’s wrong with you?

 

我只讲了一句,我都之前措辞了很久,怎么说能表达『希拉里当选也不一定好』的意思,我只讲了这一句。我能想到我这辈子能讲出最政治不正确的话,也就和你们的反应差不多。我的有些同学,连美国国籍都没有,在Facebook上说:我们虽然输了,但是我自豪的是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任何一个川普的支持者。

 

你一定是在撞到椅子,妈妈就把椅子打一顿的环境里长大的吧。你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和室友聊到凌晨四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这样的语气开头:Could you at least, at least, listen to me, at least, entertain the idea, just for a tiny moment, the idea, no, the reality, the possibility, that half of this country, half, that’s half of this population, made a choice different from yours? And they are real people. And they won.

 

就是这样,我们至少三次说到『我们的友谊到此终结』。

 

我明明站在你们这边,我真心地希望你们赢,因为如果我有机会留在这个国家,如果我未来的ABC小孩出生在这个国家,我不希望他生活在川普的世界里。在他的世界里,我的工作可能保不住,我的签证批不下来,我可能要离开这个国家。

 

我是身家性命和你们站在同一战线的,可连我都不敢同你们讲一句真话,你们能不能明白?能不能团结最广大的可以团结的人?能不能听我们讲一两句?

 

佛州开到90%左右的时候,川普领先十几万票,我们拿地图一算,知道大局已定。我们几个不能投票的凤凰彩票人,躲在一个小教室里看,怕别人知道我们不够蓝。就好像毛主席逝世了,我们怕哭不出来。

 

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探进头来问,『你们看的是不是NBC?外面放的是CNN,我们就想问问你们的主持人是不是也现在语无伦次了?』

 

我们想,是时候出去看看了。本科院、法学院、肯尼迪学院,说是这个国家以后的栋梁之材,不过分。大家坐在一起,突然全场欢呼起来:希拉里在弗吉尼亚以0.1%的优势暂时反超。

 

同一刻,各大股指期货以闪跌提前作出了市场的判断,黄金大涨,比索大跌,A股股票”川大智胜”突然拉涨停。就好像在一块蓝色的礁石上,看红色的海洋漫到脚下来。可你环顾左右,竟发现没有一个川普的支持者。

 

他们早已经被你在Facebook上解除好友了。他们在暗处,你在明处。他们在人民的汪洋大海里默默地用选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在这个以言论自由立国的伟大的国家,竟然连支持两主要候选人之一,第四十五任美国总统,都是一件不可讲的事情。那好,沉默的大多数,就一句话都不讲。红营的支持者听到别人支持蓝营,闷声不吭;蓝营的支持者听到别人支持红营,甚至是不够支持蓝营,愤而离席,上社交网络揪斗。Peter Thiel,因为说支持川普,被东西岸各大媒体围攻。话说的最难听的,讽刺说一个男人只是喜欢和另一个男人做爱,不配做同性恋,要开除他的gay籍。

 

不说团结你的同胞,至少了解你的敌人吧?『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同志们上,斗死他』——这能帮你赢吗?

 

我问了几个美国人里我觉得关系还不错的朋友,感觉我们的友谊能经得起这一问。

 

我说:

 

『你觉得那些投票给川普的人是什么原因?』

 

『因为他们蠢。Stupid。』

 

『你能不能够接受这样一种假设,那就是,这个国家有人数和你们一样多,现在看来比你们还多的一群人,和你们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不是错误的选择,不一样的选择。』

 

『你在给我开玩笑吗?你竟然觉得他们做了正确的选择吗?』

 

『你是想赢还是想正确?』

 

『我们又要赢又要正确。』

 

『你有没有想过,是不是有可能,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那就是,他们在投票给川普的时候,也是经过了大脑的,也是考虑过的。你有没有想过,哪怕就一小会儿,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可能是人,就是和你一样的,人。不因为他们和你作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就不配做人;而他们的需求,他们想要的东西,或者说,他们对于进步的理解,和你们,有没有可能,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哪怕他是愚昧、落后、狭隘的,可你有一票他也有一票,你想让他和你投的一样,是不是可以先不要public shaming他们,不要上来就说他们愚昧、落后、狭隘?不说别的,这是在战术上也不strategic吧?』

 

『你觉得你了解他们比我了解他们多吗?你去过几个州?你来美国才多久?你有什么资格讲这个话?』

 

我在读法学院的室友,犯这样一种”只有得过癌症的医生才配给我治癌症”的逻辑错误,我知道这个对话进行不下去。

 

我希望你们赢,更希望各位国之栋梁,痛定思痛。在社交网络上发全部大写字母的脾气,这不是你赢的办法。你骂那些和你观点相左的人,骂他们蠢,骂他们没有受过教育,甚至觉得他们不应该投票,那你猜,他下次是不是投给你支持的候选人?

 

凤凰彩票有一句古话:要始终代表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要始终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要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记得前两点,其兴也勃;忘掉第三点,其亡也忽。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此文回复下面这个问题:

如何评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当选第 45 任美国总统?

新闻: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得总统大选,将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

 

 

 

 
 
下面是一些评论选编:
 

 

大学教授和学生因为特朗普当选总不来上课

作者:Angie Zhang

 

看完目前所有答案,觉得自己不得不出来说一句:
尽管美国学术界再偏左,总有一些学校会不一样。

虽然大亚特兰大地区是偏蓝的;虽然大选前一天和当天Georgia Tech campus地上写的都是支持希拉里的文字;虽然我问了几个美国同学他们都支持希拉里,都对大选结果表示失望;虽然这里的氛围也是不太敢公开表达支持川普。然而,在大选结果出来至今,Tech Campus上没有痛哭流涕歇斯底里,没有示威游行罢课骚乱,没有安抚邮件,没有教授上课跟着学生一起控诉大选结果,没有人扬言要移民离开。昨天的算法课上,教授甚至说,选举本身并不坏。然后昨天早上我上的课上,教授或助教都很贴心地说,大家昨天没好好睡觉,回去好好休息,提前一点下课。然后一切如旧。Project Team里坚定支持希拉里的白人小哥是team leader,虽然非常失望,但是大选结果出来第二天依旧积极地写着project代码,及时跟大家分享进程,问及对大选结果的感受,他只是耸耸肩说我更关心homework. 虽然凤凰彩票学生圈子里出现了不少对Trump的科研funding政策和工作签证的担忧,但校园上大家依旧正常看书上课赶due.

最让我感动的,是昨天下午在Clough听见几个本科生的讨论。他们抱着笔记本电脑,手里拿着偏微分方程厚厚的课本,讨论完了学习的内容,轻松地谈起了美国大选结果。他们说确实不喜欢Trump,但没关系可以让Trump先干四年,如果结果不好了,下次可以选个比希拉里或川普更好的让他干八年。没有咒骂,没有仇视,没有歇斯底里,言语间全是对未来的乐观与信心。

当然这一切跟GA是深红州有关。深红州的孩子们,大概不会丧心病狂地骂自己的亲朋好友是没文化的红脖农民,投Trump的都是脑残弱智。Tech的教授,拿着GA人民手里交来的税钱,估计也不会当白眼狼转头就骂养活自己的父老乡亲无知愚蠢。此刻深红州有这样一点优越性:大多数蓝营的人其实都知道身边投Trump的人不是什么种族主义者怪物,更不是什么脑残弱智,而是自己生活里的亲朋好友,是活生生的个体而不是被打上标签的stereotype. 反之,红营眼里看蓝营亦是如此。此刻输赢并不在哪一方,双方割裂敌对才是输,没有割裂相互理解即是赢。

在此我想说,美国北方名校并不完全代表美国学术界。在美国的南方,在这个在南北战争里被完全毁掉又重建的城市,有一群学者和学生,他们尊重民众民主的选择,也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信心。

Anyway,无论美国北方用什么落后封闭红脖农民无知种种词汇来形容,我眼里这个同样作为蓝营被红营包围,却没有出现严重撕裂的美国南方城市,此刻平和,稳定又宽容。

PS,当然你也可以认为,Tech的学生心里due才是第一位的谁有心思得瑟这些啊……看评论隔壁Emory就没这么平静,肯定是因为作业太少了!(咦我是不是应该黑UGA来着……)

 

 

 

 

大麻少抽点

许多年轻人今晚(又)上街游行反对川普。这位福克斯新闻记者帅哥好不容易逮到一位健谈的年轻白人女性,问为什么要游行,女生答“川普不能代表我们!我们曾支持三德子,现在支持希拉里。” 电视台的节目嘉宾要帅哥记者问她“希拉里这么多年当议员,当总统夫人,做国务卿,说3件你认为她帮到你的事?” 她想了一会儿,说“我得利于希拉里的医改。” 那位嘉宾马上B了狗了,叫出来“希拉里的医改从没在国会上通过!没通过!没通过。”

 

我笑傻~~~ 所以说,这些桑德斯的年轻支持者呐,脑子是个好东西,大麻还是少抽点。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来源网络)

 

 

 

希拉里和川普

希拉里和川普,还差了一本毛选的距离。

 

 

这本著作里,开始就教导我们,要分清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在美国生活了5年,回国又生活了5年。作为一个文化政策左倾,经济政策中间偏左的人,都会投Trump一票,只因为白左们的意识形态洗脑已经到了荒谬的程度,分不出什么是民生大事,什么是个人的喜好,宽容程度堪比文革,对于打击异己不遗余力。这么下去,这个国家吃枣药丸,美国的农村迟早要打响第一枪。沉默的大多数永远是国家和政权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政治精英应该战战赫赫的服务和引导他们,而不是傲慢的嘲讽谩骂。

 

这次大选特别有趣的现象是两个候选人出身的利益阶层,和其选民群体有很多冲突。一个典型美国资本家Trump,居然带领了一场工农革命,而一个出身establishment的资深政客,拿着世界上最保守最反动的政府的资助,却被白左们捧成掌上明珠。美国的establishment,是不会在乎是不是LGBT,是不是progressive的,甚至他们玩的,比Trump的小猫门不知道口味重多少。然而liberal青年们,却如此激进的为establishment站台,充当红小将,主动打击不同的言论,这个现象除了精致的媒体操纵和意识形态洗脑,简直无法用其他现象解释。Trump本身就是既得利益阶层,在现状下活的风生水起,要是不真的有强烈的责任感,切实感受到了美国的危机,完全没必要趟这浑水。

 

我想白左们哭,可能就是看到自己如此坚信的一切,转瞬之间化为乌有,这中间有迷茫,有背叛,更重要的还是那对于世界认知的强烈反差和逻辑不能自恰,以及冥冥之中那种不愿承认又不可拒绝的自我智商的否定。

 

 

 

 

希拉里支持者哭什么

作者:何早早

 

读完了高票答案,认同部分分析,认同 @戚怡 的观察。但是回答大多都比较偏激;真诚地建议知乎某些川普支持者们,不要把事情上纲上线到 “白左”就是幼稚愚蠢的,你们支持川普就是智慧正义的 这样的强盗逻辑。你们只是站在了半数美国人所认同的一边(况且 popular vote 希拉里其实是略微超过川普的),不代表你们比别人更聪明,更不代表你们是”正确”的。

 

利益相关:在深蓝的加州读书,本科传播学,没有明显政治倾向,如果有投票权会支持希拉里,拒绝无脑黑。我想补充一些我在这里观察到的东西。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希拉里支持者在哭什么?或者换一个问法,为什么希拉里支持者对于川普当选这件事如此震惊和悲痛?

 

1.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因为他们对于另外一半美国的诉求没有共情,对于广袤的中西部,对于贫穷、工薪阶层、社会底层都没有足够的认知。

 

过去的几十年里全球化都是西方社会所认同的趋势,也是自欧盟以来他们始终努力的方向。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在好莱坞、在硅谷都有目共睹(经济学家认为长远来看,全球化给较低阶层的人带来的变化也是大体有益的),因此大部分精英左派支持希拉里及其代表的民主,是出于对于这种方向的坚持;因此川普的本地化政策中对于全球化的否定,对自由贸易的质疑,对于移民政策的收紧,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社会进程的倒退。

 

另一方面,在精英左派的意识形态里,国家利益不论多重要都不应凌驾于个人尊严之上。除了质疑川普胜任总统的能力之外(他缺乏科学、政治、文化常识的各种评论,比如说全球变暖是凤凰彩票的阴谋,疫苗使孩子自闭等等;推特上各种语法错误;对于政策的阐释比较模糊,诸如此类),他在公共空间口出狂言,分门别类地侮辱各种各样的人还从不致歉,对于他们来说是零容忍的事情。

 

生活在象牙塔里的这些人,经过理性的分析认为全球化趋势一定是”进步”的趋势,而个人尊严是绝对容不得公开羞辱践踏的,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投票给希拉里和民主是个 正确的(rightful)的选择。他们根本不知道,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国家里有这么多在经济和社会底层挣扎的人会接受川普的 ideology,并且没有把他们所珍视的”尊严”与”平等”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因此半数左右的美国人投票给川普,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非常震惊的。

 

这是第一点,也是之前很多人提到的,他们的粉红色泡沫破碎了。

 

2. 接着上一点,其实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自己 liberal bubble 的局限性并且开始反思了,并且为这个结果感到无比自责和懊悔。这就牵扯到了第二点,他们真诚地觉得这是一个糟糕的结果。

 

除了全球化进程的全面倒退之外,川普以及他的政治倾向代表了两件可怕的事情:美国政治的彻底极化,欧美政治的全面右倾(和民粹主义的重新抬头)。在美国,左派和右派之间越发势不两立,精英和群众之间的缝隙也越来越大;这并不是川普其人的问题,但是这些现有的矛盾在这次选举时从两个阵营的对峙中完全暴露出来了。不仅双方支持者不断激化的冲突,甚至是双方候选人之间持续不断地互相侮辱,在美国大选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更不必说随着 senate 和 house 都被共和一举拿下,执政 16 年的民主不仅没推举一个新的总统,还落到了他们信任的制衡系统之外——保守议会和激进民粹总统之间的制衡,绝对不是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平衡。

 

而在欧洲,既英国脱欧之后,法国、荷兰都在朝右滑去,新纳粹甚至出现在了匈牙利和奥地利。这种新保守主义的回潮不像是里根时代,或是小布什时代和自由左翼的此消彼长。考虑到经济低迷、恐怖主义肆虐的恐慌越来越强,欧洲国家的右转似乎成了个不可抵挡的趋势。川普其人展现出来的暴戾,粗鲁,对于”他者”的排斥,在精英左派们眼里都是向民粹甚至纳粹靠拢的行为。

 

3. 对于不确定性的恐慌和无力

 

这次的选举结果在主流媒体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掌握了所有的信息,画了一张又一张图表,却在预测结果这件事上全部,统统,错得离谱。美国的主流媒体向来是代表事实、冷静、理性、争鸣的灯塔,在海湾战争时有 CNN,水门事件、棱镜事件时有《华盛顿邮报》,却在这一次大选之际轻易地被社交网络打败了。推特、Reddit 和 BuzzFeed 上的声音轻轻松松该过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作为一个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我看到我的教授们,杰出的记者、新闻史学家和传播学者们为此陷入了悲恸和迷茫,其实是非常值得理解的。这些左派精英意识到他们珍视的新闻专业主义,他们不断捍卫的第四权力,设置的议程已经无法被多数人听到,也不再被多数人认同,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事实。再加上川普上台之后一切都不可预料,他们真的有些恐慌。

 

我想说的是,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非黑即白的。当你们指责嘲讽开地图炮,说 liberal 们傻白甜小清新不能听到群众的声音的时候,也没有真正去思考他们的诉求。没有人站在历史”正确”的那边,一半人和另一半人之间没有孰对孰错。遇见分歧,正视问题,理性探讨,共建和谐社会好不好呀?

 

最后提一句,我非常不喜欢”白左”这个词语,更不认同这个分类方式;个人认为你们所指的是”受过高等教育并支持左派的美国人”,这只关乎政治偏向,和种族和肤色明明无关。

 

 

 

为什么把票投给川普

作者:腾天

 

无非是自以为是占据了道德高地了而已。我在想,如果是希拉里当选,川普支持者敢不敢这么作?


这次美国总统选举引人深思,我写了一篇专栏文章总结了一下。

-------------
美国社会从来都是割裂的,但让这个矛盾激化的罪魁祸首实际上是希拉里和她竞选团队。操纵媒体曲解和断章取义对手的言论,用道德绑架选举流程,默许甚至煽动粉丝对反对派进行迫害和攻击。

我学生时代在英国参与过学生议会相关的竞选,记得那时候选举委员会“什么不可以做”规定得很清楚。采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的参选人早就取消参选资格了。这次总统的选举委员会居然能由着她这么乱搞,可见克林顿家族的利益网络有多大多深。

我不粉川普,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媒体被操纵了,川普被抹黑了,而且受害者不仅是川普,还有支持川普的大众。

很多时候媒体对川普的报道逻辑是令人发笑的。比如那个“川普说墨西哥裔都是强奸犯”的报道。只要去看看原文就知道他谴责的是非法移民,而美国非法移民很多来自墨西哥,所以他说了一句“他们(墨西哥蛇头)送进美国的非法移民不会有什么好人,许多是罪犯,毒贩和强奸犯,当然我相信里面也会有一些好人”。结果被希拉里团队用一个匪夷所思的逻辑连做了文章:川普谴责墨西哥非法移民->川普谴责墨西哥人—>川普谴责墨西哥裔美国人—>川普歧视墨西哥裔,活生生把原文曲解成了川普说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然后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多数人是不会再去看原文的。

这就好像川普大骂一个来自芝加哥的抢劫团伙,媒体报道的时却变成“川普大骂芝加哥人”一样,完全是抹黑的扯淡逻辑。

希拉里和她的团队的抹黑还继续上纲上线,川普既然歧视墨西哥裔,那么川普是个种族主义者,那么川普就歧视少数族裔,那么川普歧视LGBT和女性---正好丫有大嘴巴嘲讽过那些看他有钱就随便让他grab pussy的拜金女,所以我们可以说他猥亵女性!

希拉里操纵几个意见领袖发了道德抹黑文,小媒体无脑跟进,社交媒体纷纷转发,忽悠到的希婆粉占领了道德高地,恨川普的同时也恨起了川普的支持者。

在这些糊涂蛋的眼里,既然川普是坏蛋,那些支持川普的人也肯定是坏蛋。既然支持川普的人是坏蛋,那么正义的自己就需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所以有了川普支持者被打的事件。

而这些被忽悠的争议支持者猛然发现,自己支持的争议化身居然没有当选,自然惊恐莫名,哭泣逃课罢工游行想要移民加拿大都是可以理解的了。

但希拉里败选不是因为多数美国人是种族主义者歧视女性或者愚蠢。除了希拉里的政策不讨喜以外,她竞选手段过于卑劣也不失为一个原因。而且说实话她抹黑手段并不高明,被看透了反而招人厌恶。这也是为什么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被人们一再引用的原因。看看这次选举数据,两大得票都比前两次少,但民主的失票数要比共和大很多,同时投票总人数也少了许多 -- 那些不愿意投川普有的人,也不愿意投希婆。

最令人担忧的是希婆败选演讲拿玻璃屋顶做失败借口,结尾不忘继续攻击川普,号召大家不应因为挫败而放弃正义,暗示公众川普代表邪恶。川普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他当然不可能“代表邪恶“。他不是好的总统人选,缺乏一个老练政治家的经验和城府,很多时候图个嘴上痛快是个“大嘴巴”,而且演讲里不停重复絮絮叨叨,实在缺乏魅力。但川普的胜利演讲号召大家弥合分歧继续进步,这和希婆正好形成了鲜明对比,而美国强大的国家机器是可以克服川普的弱点的 -- 不然市场也不会这么有信心。

-------
最近听说有同胞在美国被欺负和排挤,有人把这个问题归罪川普我觉得是不对的。

川普是不是种族主义者其实我们不清楚,但希拉里为了获胜,把他描绘成了种族主义者。并让人们觉得川普获胜等于种族主义获胜,这让真正的种族主义者获得了有持无恐的假象,变得嚣张了起来。这才是美国现在矛盾如此尖锐的原因。

媒体操纵,道德绑架和群众煽动的做法是很危险的。这种危险程度比川普的大嘴巴严重多了。所以虽然我不喜欢川普,但希拉里这种有大量盲目支持者的人当总统未必是件好事儿。你若不信,可以去了解一下66-76年的天朝。

 

 

为什么把票投给川普

很讽刺,川普当选后美国各地出现的反对川普的游行示威活动,恰恰证明了美国并非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

 

何谓民主,每人都能发表意见,少数服从多数,多数民的心声能被实现,这就是民主。

 

为什么说讽刺,因为川普的当选本来应是民主的胜利,是中下阶层,大多数人民心所向的结果,打败了希拉里政客势力。

 

但是,现在全美的抗议游行给这所谓“民主的胜利”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给你们讲一个笑话:“你们给我闭嘴,我们现在在讨论民主。”

 

当民主选举出来的川普被左派以如此规模反对时,美国的民主自由的外衣已经被彻底撕破。叫得最大声的,是输了选举的而痛苦流涕的人。赢了选举的人却不敢发声。这说明什么?真正的民主还远未到来。

 

首先,从社交网络上两张图来大概了解一下美国深蓝州在大选后第二天的情况。嗯再看看这个就拿我校举个例子。我所就读大学处于湾区,深蓝州。湾区11.9日所爆发的仇恨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我甚至不敢相信我身处的是美国最顶尖的学府之一。

 

11.9这天我校彻底从抗议发源地变邪教聚集地了。左派学生高吼口号“Not My President”甚至“F**k Donald Trump”罢课在Sproul hall前面堵成人山人海,上课路线几乎都被占领封路。西雅图游行发生枪击五人重伤。奥克兰游行警察用辣椒粉驱散人群。学生在校园火烧川普人形玩偶。川普大厦被高举写着人身攻击话语的人群围堵。其实甚至都不用深蓝州,光是我们学校就已经可以成立伯克利共和国了。也许以后我就要说我不是美国留学生而是伯克利共和国留学生了。

 

先说一下我校背景。我校是美国大学中有名的激进派,一向以叛逆精神,言论自由闻名,抗议游行屡出不断,永远冲在社会问题发声的最前线。其中最有名一次抗议应该数1960年代的言论自由运动了(Free speech movement)。伯克利学生在校内带头发起抗议,追求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部分学生在这段时间内甚至被抓入监狱。最终学校妥协,给予学生进行宣传和自由发表言论的地方以及权利。此后大大小小的抗议游行不断,伯克利学生永远都是最激进最先发声的那一群体。在学校决定每年上调学费5%时,伯克利学生彻夜打地铺睡在教学楼里表示抗议。在白人警官射杀黑人,弗格森运动时,整个伯克利市的人全部上街游行示威,马路都堵得水泄不通。警方出动直升飞机催泪瓦斯来平定抗议。那一阵我几乎每天出不了门。出门就全是直升机警车。这些全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运动。不是教师或校长煽动。

 

曾经我非常自豪自己身在美国最有主见最自由的大学之一,每次民权运动社会问题都有我校学生牵头抗议,引起社会反响,每每我都深感自豪自己是如此优秀的大学中的一员。然而今天这一次,我并不再像以前感到骄傲。相反,我感到的只剩担忧,甚至心寒。首先,我本人并不是个绝对的川普支持者。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快要被左派活生生逼成一个右翼了。

 

我相信如果是川普输掉这场选举,现在一定不会有如此规模的游行。可悲的是,今天,在伯克利,在美国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我是不敢发声的。因为我如果发声,可能会被学校成千上万的左派学生当场骂死(都算轻的……)。可能直接就进医院抢救室了,可能医生问一句我为什么被送进来的之后连救都不会救我了。(………)因为深蓝州的仇恨正是根深到如此程度,美国社会正是分裂到如此程度。

 

今天的美国社会可谓是彻底摘下了面具。没有人敢在深蓝州再说一句支持川普的话,你出门打个uber跟司机聊两句说你支持川普都会被当场骂个狗血淋头。最令我担忧的其实不是深蓝的仇恨,而是美国分裂背后的原因。左派指责支持川普的都是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愚民。纽约时报报道全部把川普支持者贴上没受过教育、无脑、蓝领、populist的标签。New Yorker也发表文章,大意“这种人都能当总统,美国要完蛋”。

 

然而川普支持者,社会中真正的大多数,中下阶层,则不再相信知识分子。这对真正能够跳出派局面之外,引领社会运动革新,摆正民众社会认知的radical intellectual来说,将会是最大的挑战。社会精英把优越感赤裸裸凌驾于工薪阶层之上,却忘了推动社会齿轮的建起社会金字塔的基底正是这些工人农民。资本家剥削的劳动力却也正是资本家所依赖的。失去了劳动力,资本不复存在。马克思理论看来,忽视底层阶级的资本家是自掘坟墓,社会主义的诞生建立在工人阶级之上。资本家创造出工人阶级,也恰好创造出摧毁他们的grave digger(掘墓人)。

 

这次选举并非一场工人革命,意义却相差不远。虽然川普支持者中不乏精英,虽然川普支持者许多都是上层阶级知识分子,但是在左派口中,川普所代表的,已经被他们贴上了“下层阶级”的标签。川普赢了,左派说,下层阶级赢了,这个社会要完蛋了。下层阶级的人受过什么教育,他们怎么懂治国之道,他们选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来当我们的总统。换句话说,如果现在是川普输了,而满街是川普支持者的抗议的话,一定会被左派喷成:我就说了吧,川普的支持者就是这么一帮暴力的悲哀的家伙。真是一帮可怜的loser。站在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群体,如湾区硅谷高科技行业,华尔街金融业的人们,大多左派,并理所当然把自己视为”社会精英“,似乎不曾看到除了他们阶层以外的生活和声音,肆无忌惮的贬低支持川普的所谓的”普通人“。

 

但是他们真的是普通人吗?真的就不如你们精英吗?真的就比你们愚蠢吗?不,他们不是比你们愚蠢的人。他们只是和你意见不同的人,仅此而已。知识分子架空的优越感,对“异议”的偏见歧视,对“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的不包容、打压、一网打尽、贬低贴标签,所有这些举动都只是在告诉支持川普的人: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们本该作为精英阶层服务社会,带领社会带领我们走向更高,现在却因为我们的主见和言论自由而对我们大肆贬低打压谩骂,我们再也不能相信知识分子了,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这其中不仅包括支持川普的精英,更加包括支持川普的大多数中下层群众。至此,矛盾不可协调。左派精英阶层加剧仇恨川普支持者,右翼中下阶层加剧抵触精英阶层。

 

我想说,虽然我相对支持川普,但我却不是左派口中的“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反,我与伯克利的你们身处同一所学校,但是却在你们面前已经不敢再发一言,只因为我所处深蓝。这样的结果是可悲的。并不是与你相对的人就一定是错的。并不是你就一定代表真理,洞察与智慧。如果连伯克利,都不再包容,不再多样化,不再言论自由,还有哪里会有真正的包容?

 

民主选举,目的就是让少数服从多数,得到一个大多数认可的结果。但是当少数输了,少数反咬大多数是因为“没文化”、“愚蠢”而选错了的时候,是不是相当于在说:我们应该剥夺这些“愚蠢”的人的选择权力,他们不应有权参选。因为他们作出的选择一定是错误的,他们的判断一定是没有理智的。只有我们,知识分子,才代表理智,代表正确,所以也只有我们才应该参与投票,只有我们投出的票才应该是真正有效正确的。好了,左派话外的意思说的这么明显了,还谈何民主?谈何自由?谈何平等?

 

口口声声的平等,民权,自由,都是左派叫出来的。然而口口声声的平等,民权,自由,都是左派硬生生给抹杀至尽的。左派的阶级歧视已经不言而喻。

 

下面简单再说说种族歧视问题。部分少数族裔高喊川普是种族歧视者,支持川普相当于支持种族歧视。我只能说这些人可能已经被政治正确冲昏了头。川普从来都站在政治正确的对立面。全民高喊Black lives matter的时候川普发声All lives matter。不是只有种族才举足轻重,所有人类都同样举足轻重。为什么警察在遇到黑人时警惕性提高,搜索率提高,因为黑人犯罪率一直高于其它种族。警察对黑人更高的警惕性有理有据,难道白人警察的生命就不如黑人的生命安全值钱?为什么川普要在墨西哥边境而不是加拿大边境建墙,因为是个人都明白墨西哥非法移民率贩毒率远高于加拿大,数据全部摆在眼前。这绝非种族歧视,却被拿着政治正确当挡箭牌的左派一味拿来攻击川普。只能说实在是无稽之谈。

 

所以,在我看到伯克利的学生如此轻易被煽动的时候,在我看到那些举着充满仇恨的海报的人们游行示威的时候,在我看到美国人民把11.9当成世界末日一样来过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了。这还是那个让我自豪的言论自由运动的大学么,这还是人们印象中那个言论自由强调民主的美国么。

 

 

想起了太平天国

作者: twjrzlm

这次选举让我想起了清朝末年的太平天国。

 

 

不知道的自己查查历史。 简直太像了。

 

中西部的红脖子一听跟了川普有工作就马上投票了。  

 

这个结果是美国政府这半个世纪以来的精英制度自己造成的。 

 

这位同学你在精英中的精英学校。 你知道美国不是精英的政府公立学校都是怎么教育学生的吗?

 

就拿俺们州来说,

 

1) 给老师的工资那个叫低啊。 反正俺们学校没有那个老师每天兴趣高涨的来上课。

 

2) 俺们州高中学生只要GPA过了C,记住,您没看错,就是C,就可以保送州立大学,而且免学费。就这样,能高中毕业上大学了,家里就烧高香了。 

 

3) 在大学里,只要学生交作业了,只要交了,再差,不能给低于C。这个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所有的老师都心照不宣了。 呵呵,

 

俺刚来的时候, 不懂,给了个学生D,差点丢了工作。 后来学乖了,只有学生不交作业的情况下才会给低于C的。 呵呵。

 

这样的年轻人们, 你们觉得他们能和广大的 H1B们竞争工作吗? 当然争不过。这些人,非法移民的那些活儿他们又不愿意干。 所以对移民过来的人那个恨啊, 认为这些人抢了自己的工作。其实,这些工作给他们他们也干不了。  

 

不管是民主,还是共和,这几十年来对基础教育的投资越来越少。公立大学的学费还涨了好几倍。

 

不是这些人笨, 是真的从根基上一开始的义务教育就太差了。 看着在凤凰彩票还有那么多的孩子想上学上不起。在美国这里,还没听说过谁想上学上不起的。 这就是差距。 

 

要是美国也像凤凰彩票那样在教育上投资那么多,就没有H1B那么多事儿了。 

 

没办法,这是政府在自掘坟墓。 川普上台也不会改变这个的。  

 

 

 

#
谢谢阅读,欢迎关注

还没有关注的朋友,请长按下面二维码(或搜索shanju2016)关注《秋爽斋》。’关注‘等于纸媒的’订阅‘,以后系统会自动投送新刊到你微信上的‘订阅号’里面!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