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为悦己者容

凤凰彩票


     与帮主结婚近二十七年,走过风花雪月的春天,也踏过电闪雷鸣的暴风雨季。任岁月峥嵘,白驹过隙,潮涨潮落,星转斗移,但他的长发情结矢志不渝,死不改悔。

    年轻时,有时间有耐心打理头发,长发自然乌黑飘逸。结婚以后,头发虽然长在我自己的头上,但头发长短的决定权,却被帮主滥用职权的揽在手中。得时不得时的三令五申:“不能再剪短发,只有长发才有女人味道!”并常常口沫横飞的胡言乱语:“此地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你人是我的,何况头发乎?”

    自从有了君子,二少两个儿子,远离故土,一没父母帮忙照顾,二缺佣人助理随侍左右。吃饭睡觉被列为一级战备需要,其它一切无关生死的各种事项,均列为奢侈享受,退居二线,一切从简。更加上每天洗澡,本来二两重的长发,立刻变成五斤重秤砣,光在这里消耗的时间和体能,就够我呼呼假寐无数个片刻。

    趁乱偷跑去理发店来了个干净利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丢掉了长长的拖累,干练精神,心中爽快。早晨爬出被窝,三下五除二,两分钟解决洗漱打扮环节,便可热情洋溢的投入到新的一天的战斗中。

    但帮主对我的全身心奉献,及牺牲长发的大无畏精神毫不领情。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用尽各种伎俩拿头发说事儿。对我的各种短发造型进行不间断的恶毒攻击。

    早晨从梦中睡眼惺忪:“假小子,真难看”。

    涮牙时从镜子中瞅到“不男不女,三观尽毁”。

    厕所无意碰到:“我的老天爷”。

    走廊狭路相逢:“他大哥,走错地方了吧?”

    吃饭的时候:“吓死人不偿命”。

    看连续剧的时候:“无语”

    夜晚相拥而眠之时,还不忘耳边加一句:“无毒莫过妇人心啊。”

    打从今年一过年,头发慢慢长长,疏于管理,如乱草丛生,对帮主抱怨:“黑发下白发肆虐,这把年纪还留长发,有意思嘛?”

    帮主打住抱怨:“白发有什么?咱三十年前就华发早生,啥都没耽误。长发不必及腰,过肩正恰如其分。”

    我心下掠过一丝感动,还以为帮主得了浪漫感染, 便盈盈浅笑着说:“女为悦己者容,长发再为夫君留吧。”

    帮主却无奈的说:“你的冬瓜头,没有长发如何罩得住吆?”

    唉,只好走自己的冬瓜路,让这茄子脸叨叨去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